应该有车内交流的录音

2021-08-03 05:57

由于滴滴出行的电话号码保护功能,记者未能联系上当事司机。联系滴滴出行方面后,9日下午5时许,一位工作人员给了记者反馈。她表示,查询贾女士的这段行程,发现该司机于当晚7:13分结束订单,结束订单的位置确实在成灌高速上。

不过,工作人员表示,结束订单后8分钟,司机曾通过软件投诉乘客,“司机称不记得乘客是几个人,但是乘客在车上吸毒,并且殴打司机,还提出超速行驶的要求。”工作人员介绍,司机的描述让事件性质提升至重大安全的调查级别,“我们需要继续核查。”

几乎是工作人员反馈的同时,贾女士告诉记者,她也收到滴滴出行客服人员的电话。“询问我在车上是否吸烟,和驾驶员有无肢体接触。”这让贾女士哭笑不得,她告诉记者,无论是司机声称的“吸毒”

贾女士提出,印象中这辆车上有行车记录仪,“应该有车内交流的录音。”她希望司机能拿出行车记录仪的录音,“如果我人还在成都,肯定会选择报警。”

“殴打司机” “要求超速行驶”,还是客服人员询问的“吸烟” “肢体接触”,“都没有发生过”。